对他来说,现在科幻小说的写作和他所认为的科幻精神——天真的思维方式、无畏的童心、开拓精神、对科学的积极态度逐渐远去,而是朝着科技妖魔化的方向,黑暗的未来发展。

   刘慈欣是当代中国最受欢迎的科幻作家之一,也是以写“硬科幻”著称的作家,在他看来,科幻小说的本质,核心内容是与科技创新有关的。

   对他来说,现在科幻小说的写作和他所认为的科幻精神——天真的思维方式、无畏的童心、开拓精神、积极的科学态度,乃是妖魔化科学技术、黑暗未来的方向。

   科幻小说本质上是幼稚的

   记者(以下简称备案) :今年7月,您的作品《三体》荣获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因为科幻文学长期被列为儿童文学类,负有唤起儿童科学兴趣的责任。 你认为科幻小说的这个功能怎么样?

   刘慈欣(以下简称刘) :以前的科幻小说确实能产生这种效果,能激发儿童对科学的兴趣、好奇心,开阔他们的视野,包括凡尔纳和“科幻三驾马车”海因莱因、阿西莫夫、克拉克,其中一些作品有明显的儿童文学倾向。

   明清之际,中国的科幻小说诞生了,承担着这一使命。 后来,无论是梁启超的《新中国的未来》,还是鲁迅对凡尔纳小说的翻译,都是为了传播科学,开启人民的智慧,有着十分明确的使命感。 到了1950年代,受苏联影响科幻小说发展到了极点,以普及科学。 这导致科幻小说在当时的文学中非常简单,其人物塑造、文学手段,都被用作普及科学的工具。 科幻小说是当时百分之百的儿童文学,经常有白胡子科学家为你解答问题。 许多中国人心中的科学家形象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郑文光的一些作品。

   科幻小说似乎总是更受好奇的年轻人的欢迎。 这就是为什么.?

   刘:这是自然现象。 科幻小说,至少我写这些,骨子里有很幼稚的东西,这和孩子的思维方式有一些共同点。 如果一个人没有童心,科幻文学对他就没有吸引力。

   我深受克拉克的影响。 他的墓碑上写着:“我从未长大,但我从未停止成长.”。 “这在科幻小说中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科幻小说从来没有长大,而且也没有停止成长,它始终有一个天真的核心在里面。 黄金时代的“三大”作品,尤其是克拉克的作品,都有很幼稚的东西。 现在我们正在想象未来,这证明我们没有什么旧东西。

   记住:你所说的天真是什么意思?它对孩子有什么影响?

   刘:天真不等于浅薄和天真,天真在这里是一种信仰,一种思维方式:相信人类可以了解宇宙,通过科学可以创造奇迹,开辟更美好的未来;相信人们可以在宇宙中生存,可以看到宇宙中最奇妙的奥秘,可以航行到宇宙的边界。

   你说这事天真不天真? 当今的科学技术可以向我们揭示,人所能达到的能力,远远低于科幻小说中所描述的能力。 如果你没有无畏的童心,肯定不会去想它。

   所以从本质上讲,科幻小说与儿童文学的思维方式有相似之处,科幻小说这种天真,也能吸引儿童对科学的兴趣,对探索宇宙奥秘的兴趣。

   当然,这是一种科幻文学,像反乌托邦文学“1984”那样天真? 当然不是天真。 但我最喜欢的科幻小说是幼稚的。

   我不同意科幻小说妖魔化科学技术

   记住:通俗科幻小说,就像上世纪80年代和以前一样,似乎已经消失了。 许多科幻作品似乎更专注于描述科学技术的负面影响,而不是描述未来的科学奇迹,展示了黑暗人类、地球和宇宙的未来。 你对科学的态度是什么?

   刘:科幻小说现在很复杂. 它开始适合成年人。 科幻小说的总体趋势是妖魔化科学技术,他们描述的未来很黑暗,认为黑暗是科学造成的。

   我是一个对科学持积极看法的人。 科幻小说一方面可以展示科学的魔力,另一方面也可以把不同的未来世界摆在我们面前,使我们的思维更加开放,即使是黑暗,也至少给你一种可能。

   科技本身不是好是坏,关键取决于我们如何应用。 但不开发技术的危险更大,人类将在一周内崩溃。 例如,我们不能吃太多的食物,吃得太多会“三高”,但这不能影响我们对食物的尊重,没有食物,我们就不能生活。 科学具有与食物相同的地位,尽管它有负面影响,但它离不开食物。 尊重它,不能妖魔化它,黑暗。

   所以我不同意科幻小说的发展趋势。

   记住: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科幻小说作为儿童文学的一种形式达到了顶峰. 为什么科幻小说突然从儿童文学转向“黑暗文学”?

   刘: 20世纪80年代以来,科幻作家出现了一些反动倾向,如摆脱儿童文学声誉的束缚,使幻想世界产生了“儿童文学恐惧症”,害怕儿童文学。 科幻小说也开始挣脱大众科学的束缚,结果到现在又到了另一个极端,大众科幻小说完全看不见。

   这是大势所趋,不仅是科幻小说,还有其他文学、现代文学和后现代文学等.,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本身充满死亡、阴间的气息,很少看到乐观、阳光灿烂的东西。 科幻小说属于一种文学,所以这种环境它也逃不掉,甚至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尤其是新浪潮运动之后,科幻文学走向主流,不可避免地受到这方面的影响,所以写一篇光明、乐观的未来,就变得浅薄、幼稚。

   记住:据你说,整个人类社会都遭受了抑郁症,科幻文学也遭受了抑郁症,偏离了传统科幻小说的轨道。

   刘:早期的科幻文学是进取的,就像天元的最后一句话:我们学习再学习,飞得更高、更快、更远。 也像星际迷航的最后一句话:宇宙是我们最后的边疆,我们要探索无限未知的世界。 整个是一种很有进取精神的心态,一种人在当时没有沮丧的心态。 就像航海的时代一样,我管他航海是为了什么,目的不一定高尚,也可能是为了赚钱,把香料卖回来,但很开拓,很进取,能给人带来积极的影响。

   现在人类社会已经逐渐变得内向,我们不再向外进取。 不久前,NASA的一位管理员说了一句话,很有趣。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去月球的时候,我还是NASA的一名年轻工程师,当我问身边的人时,90 %的人认为20年后我们就要去火星了,现在90 %的人认为20年后我们甚至都不能去月球了,他说。 这是如此的不同,企业已经走了。

   不仅科幻小说,整个西方空间工业都很有进取精神。 空间的原因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指南针,人类目前的心态。 现在太空的发展越来越实际,以前的目标在天上,在宇宙中,现在的目标在地上,我飞起来,是为了下面的人活得更舒服。 这种心态会影响科幻小说,科幻小说那种向更高、更远的前沿心态完全抹杀掉了。

   科幻文学因“幼稚”而衰落

   记住:对于这种变黑的趋势,除了伟大时代的影响,还有科幻小说本身?

   刘:阿西莫夫在自传中谈到这个现象时说:“在美国科幻小说发展之后,很多人在外面看到这是一块土地,一个赚钱的地方,所以很多从事其他文学的人都涌入这个领域。 这些人不同情科学。 ”

   国外和咱们中国的社会科学领域,文学领域的科学态度,和科幻科学技术领域的态度完全相反。 这两个阵营是截然不同的,一方是科学主义,一方是反科学主义。 所以很多其他阵营、反科学的人都进入了这个领域,而这些人,就像阿西莫夫所说的,他们对科学没有同情,对未来也没有乐观。

   当然,科幻小说进入现在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复杂,与社会环境也有关系,与当前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有关系。 但总的来说,从专业的角度来看,科幻小说,现在用它来激发孩子对科学的热爱确实很困难,至少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记住:在新一轮科幻运动之后,一些科幻作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对科学技术和宇宙的描写上,变成了社会和人性,但后来美国科幻文学却衰落了。 在你看来,这种下降与“幼稚”有关?

   刘:科幻小说在美国的衰落是由于抛弃了幼稚的东西,科幻小说积极努力接近文学,最终失败了。 这个过程就是抛弃幼稚事物的过程,也是它一步步走向没落的过程。 它失去了一些东西,一些非常核心的东西。 这使年轻读者远离科幻小说。

   相反,美国科幻电影现在之所以欣欣向荣,也正是因为掌握了天真的东西。 美国科幻电影与科幻文学截然不同,现在科幻电影的风格为什么会如此成功,除了创造奇迹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科幻电影的核心文化产生于好莱坞,思维方式确实很幼稚,很像20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科幻电影黄金时代的风格,《星球大战》电影的核心很幼稚。

   当然,美国科幻小说的衰落有很多原因,比如动画、新媒体吸引了过去的青少年。 有一次在美国某个城市召开的世界科幻大会上,读者都很老了,但在离它不远的另一个城市召开的幻想文学大会上,包括幻想、游戏在内,都有年轻人。

   记住:你是反对科幻小说的黑暗,但在许多人看来,未来所描述的三体是黑暗的,所以有些人不同意它获得了儿童文学奖。 你认为三体适合中小学生吗?

   刘:现在我对中小学生的阅读情况不太了解,我女儿也不是太看这个,总的来说,我写给大一点的读者,初中生应该可以,小学生说。 初中生现在的阅读水平很高,思想很复杂,见过很多东西。 你看作协现在审查出来的给初中生看的小说,也是相当深刻的。

   我形容黑暗是因为黑暗的故事写得更好,更刺激,黑暗的未来更容易使冲突更具吸引力,并把人物置于黑暗中,更紧张。 其实我说的进取科幻,并不和谐,一片光明科幻,但说作品是进取精神,人物是在奋斗,而不是屈服于黑暗、绝望、麻木的一种状态。

   如果科幻小说被看作是青少年的使命感,这种黑暗的影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例如,现在广为流传,有人把丑小鸭的故事变成了一个黑暗的童话,科幻小说对儿童的影响非常复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