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刘明面色苍白,白老头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别怕,没事的。 ”

   但刘明是个聪明人,他从老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事情永远不会像老人说的那么容易,虽然白老头掩饰得很好,但他还是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丝忧虑,深感忧虑。

   这时那个叫牛方脸的人说。

   “走吧,我们走过去,小心点,别往下看。”

   柳明正想问,为什么‘祭坛’形状的建筑物会散发出丝丝蓝色的雾气,

   不过,两人已经沿着倾斜的阶梯,往墙壁上搭上了一座‘塔楼’外观的建筑物。

   当刘明带着白衣老人和方脸大汉沿着斜梯爬上塔楼时,在康尼角钟的叮当声中,红柱亭里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十年了,等了你十年,你会不会集合在一起。”

   刘明寻声望去,只见阁楼上刻着梁华东亭,一个灰蒙蒙的老头怔怔地望着身后稀稀拉拉的‘祭坛’负手。

   刘明闻言一怔,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叫十年,就把它们放在一起?

   当灰老头转过身来的时候,无论是姓牛的男人还是白老头都恭恭敬敬深深地敬了一礼。

   “见过总统大人吗。”

   见灰老头点点头,对姓牛的人说。

   “你先出去,到外面去。

   没有老人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暂停并添加。

   “另外,请一会儿将客人请来。”

   贵宾? 什么样的客人?

   看着那个叫牛人的急匆匆的回来,刘明充满了疑惑:

   这是看到灰老头这才冲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坐下。”

   待白老头和刘明落座,灰老头笑着看着一根红漆柱子道。

   “百里土遁之家果然名不虚传,老夫几乎看走眼了。

   既然来了,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和老爷子喝茶聊天呢。”

   他的话让刘明一惊,心说怎么回事? 连百里长风也偷偷过来了?

   他在哪??

   他左右打量了一下,不过,除了他们三人没有找到半个人影,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社长真是眼光不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以后有时间再叙。”

   声音渐渐远去,终于消失了。

   白老头一脸羞愧,冲着灰人们深深鞠躬,说道。

   “属下过失请总裁处罚。”

   然而格雷老头却宽宏大量,给了一个3 3。1.2.1.2.。

   “算了,百里贪图玄秉柱,也不是一天两天。

   怎么能阻止住呢?

   只要珠儿不失落,就放他走。”

   见刘明一脸疑惑,灰老哈曼对阿哈笑笑,说道。

   “公子,你是这次大赛的每一位冠军刘明。

   果然英雄出少年。”

   刘明微笑。

   “前辈过奖了,所谓一山一山高,强者在自己的强者手中,晚辈只是运气比别人好。”

   灰老头笑着指着鹤纹石做了个请紫砂壶的手势。

   “这是老夫手里输液磨雪香,柳公子滋味如何。”

   柳明道一谢,轻轻啜了一口,忽然感到舌尖有一股清香,调动了他整个味蕾。

   他点点头喊。

   “好茶,浓茶里有梅花香韵。”

   “哈哈。”

   灰老头又笑了。

   “公子果然是茶的行家,

   这茶水是薛梅山上的陈年陈年,熔封坛。

   这茶是云枫的花蕾。

   而这茶,是红粘土紫砂。”

   在与一个陌生的‘咕噜’说话的时候,地球却是一震,

   刘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笑着说道。

   “前辈,此刻似乎不是我们玩茶道的好时机。”

   灰老头闻言幽幽一叹,放下赤泥茶盅,站起身来站在蓝萍跟前。

   “是啊,如果刘公子拒绝帮忙,三年之内,整个机关大阵就会崩溃,

   到时候火喷涌而出,流炎横流,整个升龙殿就要完蛋了,不复存在。”

   话说刘明心头巨颤,一时竟懵了,他心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我不帮你是什么意思?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帮助你抑制岩浆?

   刘明想都想笑,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心说,这老头还真有意思,我说得像救世主,可我只是凡夫俗子嘛,他这我当神仙?

   只见他皱着眉头淡淡地道。

   “前辈太抬举我刘明了,

   柳一何德何能阻止这一切?

   原谅晚辈的无知,你的意思是晚辈真的有点不清楚。”

   灰老头一脸苦笑。

   “刘公子是个聪明人,你怎么不明白老爷子的话?

   你看到眼前的一切。

   大火全部被古人留下的权威大阵压制,

   而维持大阵轮毂正常运转的是三个奇珠、玄冰珠。

   不幸的是,其中一个是几百年前被偷的。

   近百年来由于缺少一颗珠子,大阵机关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平稳运行,而是起伏不定,不断崩溃,因为机关大阵的崩溃,火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而且强度越来越大,

   可以想象,一旦整个大阵完全毁灭崩溃,岩浆汹涌而出,那会是什么样的一幕,恐怕整个l龙府都会消失,数百万人都逃不出大屠杀被埋在火海中的生物。

   所以自从一百多年前我骨董公会前任会长挖青冢,得知了TC的秘密,

   我们最神圣的任务是保护这个古老的阵列并恢复它的运行。

   所以近百年来我们一直派人去寻找被盗的玄冰明珠的下落,现在终于有了眉目。

   这也是我们几十年来一直在举行的倒斗大会的真正目的,为了聚集精通倒斗盗墓的四代后人,借助大家的力量找出那大约升龙府百万生物的生死玄炳柱。”

   那一刻刘明愣住了,完全愣住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老人一直提到的那个秘密是什么。

   恐怕这是整个骨董公会的秘密。

   刘明心头猛地一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盗墓四门? 等待。

   老人提到坟四门,岂不是知道我的身份?

   见刘明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灰老头微微一笑。

   “刘公子是不想问,为什么长期断定你是盗墓四个后人?”

   刘明心中一动,心道,难道这家伙是骗我的? 还是他真的知道我的身份?

   如果只是想骗我,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透露给我,托付给我?

   这是不合理的。

   不过要说他知道,刘明也想不通,这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心中虽然疑惑,但刘明并不傻,自然是死活不肯承认,所以他突然笑了,一脸好笑。

   “前辈真的开玩笑,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刘晔只是小小的盗墓贼,不是四个中间人。”

   看着刘明灰老头笑了笑,笑眯眯的说道。

   “有名的盗墓四门,土丘,摸金,移山,卸岭,老有第三。

   只是这摸金向来是龙见首不见尾。

   可是看到你,老三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刘明被他笑得有点发毛,但还是保持着笑容,说道。

   “那么前辈们确定下一个就是摸金后人了?”

   灰老头点点头。

   “是的。”

   柳明乐一脸好笑。

   “证据?”

   见灰老头沉默不语,刘明淡淡地道。

   “前辈真的找错人了 .。”

   可是他还没说完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暴响啊。

   “证据在这里。”

   当刘明疑惑的转过身来看时,顿时愣住了,一脸的震惊和不相信……。 五五八八.通讯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