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咏叹天台山烟等文化作品,其中最高的成就是唐诗,唐诗是李白诗歌中最典型的汉山诗。

   开元十三年( 725 ),李白充满了“冀苍生、安州”的雄心壮志,“仗剑去国,亲游”,开始了“南穷苍梧,东涉溟海”的漫游壮举。

   他与沿海舟、青溪、禹州、荆门、阮氏和玄宗的妹妹于震公主师天台山高速公路司马成镇在湖北相识。 他见李白谈吐不凡,神情优雅,遂称赞李白有“仙风道骨,有神游八极表”(《符大鹏序》)。 李白以大鹏自喻,作“大鹏遇鸟赋”(后改“符大鹏”)。 他在襄汉、庐山,到金陵,来到广陵。 开元十五年( 727 )夏,李白从广陵乘船到陕:“借陕路,东南曰乡(这句话证明李白初到陕)。 船从广陵开出,水进首辅。 竹青溪下,荷香镜中(这句话又证明成了萧珊夏日的时光)。 慈君至天目,佛石卧秋霜(《别店琼山》)。 ”

   进了山,李白就出了蜀国“东涉花风海”的预定计划:“此行不是为鲈鱼赏,自爱进山(《秋荆门》)。 明天四人沐浴在“珊珊,屋顶的石梁上,对于“五座圣山,没有一个想到的距离,按照我一生的一个不变习惯”李白来说,确实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他将乘、进了山,终于登上了天台山顶的华鼎,俯瞰了风格迥异的渤海之后,写了一首诗《天台王晓》。 同一时期的作品还有《初看夏海边缘》诗:“四明三千里,朝红城霞。 日出红光四散,分照雪崖。 一顿饭吞下琼浆,五毛金沙。 举起手来杨帆呆了一下,青龙白虎车。 ”这首诗,真的是“东涉花风海”。 李白何时重游天台的问题,在他的诗《天台王晓》澄清之后,才得以解决。

   天宝六年( 747 ),李白重游吴越。 这趟旅行,就要和袁丹的朋友见面了。 (见任华《杂词遣李白》诗:“中闻长安,与禹犯罪,君有江东访元丹。 ”) 47岁的李白又来到天台。 重温曾经熟悉的地方。 爱不释手,深受感动。 他还写了一首诗《与友舟游台岳》(另一首《与友舟游台岳》),说:“陈楚江风受伤,谢可接海。 怀沙到潇湘,悬席盘滢。 蹇访前,独令穷发。 古人高不可攀,若浮云。 愿言语使现场,从此真正骨。 薛华鼎偷看独特的招式,彭壶突然看了超级一眼。 不知青春,却怪青芳休息。 空捕鳌心,从此谢伟阙。”

   与天台王晓相比,他的语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歌唱自己的理想到哀叹理想的幻灭。 李白流亡山区,不仅是政治上的挫折,更重要的是使他“清醒其智力,肯补匕,使寰区、海县易清(《代寿山孟少府迁文书》)理想。 理想与现实的矛,李白从早期积极运用世界,活泼乐观的诗风,入怀不相识,愤世嫉俗的语气。

   李白重游吴越的行踪,还在天宝十五年( 756年)的《赠王判官》中找到一首诗:“昨日别黄鹤楼,枉淮海秋。 所有落叶,散落洞庭流。 中年人不相见,曾登游吴越。 我哪里想到,天台上碧绿的玫瑰月。 风月将带好,却绕过了截溪回来。 云山海,镜中人物。 曾北浙,醉楚十年。 荆门曲松、梁园邹片。 我苦笑夸圣诞节,知音在哉,贼割隙,如风扫秋叶。 我不代,而隐屏折。 半夜里,易军以为见到你了。 明朝拂去,永世而鸥。”

   “中年”,古人到四十多岁,是指年。 《金淑·谢安传》:“自中年,伤于忧患。 李白的《符大鹏》序:“此赋已流传于世,常见于世。 后悔其少,不穷宏达旨,中年弃之。 ”又“送吴王山孟大进”:“中年韩烨主,不就回国了吗。 “曾登”是指遭受挫折。 李白“给张高祥两个第一”第二“迟道不云,曾登被约毁”,这和“给王判官”中年不相见,曾登游吴越。 我哪里想到你,《天台青蔷薇月》和《与朋友周行有更多》华鼎窥绝风采,彭壶《超级突然》等诗句,证明了李白宇天宝六年( 747 )重访吴越《访前踪迹》,再一次登上天台。

   综上所述,李白在天台山至少是两次。

   字排王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